前天看到自己寫諮商協談經驗中,很熟悉又突然陌生的幾個字:我曾痛恨自己的虛偽!

 

突然黑暗也是一種力量黛比福特跳出來,我聽到腦中傳來指令:擁抱你的虛偽,不可思議的井蛙立即感受到完整的釋然!這個概念應該是,放棄長年武斷的排斥自己的虛偽,而改為接納與允許,我知道當我允許了自己,我允許接納別人的看似虛偽也必定跟隨拓寬!因此有一種局部海闊天空的安心,讚透!

 

那時拜倫凱蒂也接著跳出來問道:我痛恨自己的虛偽,這是真的嗎?因此井蛙開始從記憶搜尋自己虛偽的證據.想起小學3年級的時候吧,女導師宣布上課鐘響後即使老師未到也要立刻安靜,那時小井蛙太過認同吧,鐘響後受不了同學的喧鬧,就到教室走廊等老師,然後向老師告狀:他們都不聽你的話一直在吵!結果老師給我一個耳光並說:就是你帶頭吵的對不對?這件記憶沒找到虛偽的證據,卻找到被指責虛偽的冤屈,同時對這個跟著自己超過40年的冤屈,感到啼笑皆非,我竟然記恨了一輩子! 哈哈!又想起好友曾說我小鼻子小眼睛,難道聽到就是你帶頭吵的對不對?這句話我所反應衍生的想法,也同時扭曲掌控了我一輩子???果真如此的話送給老師的帽子也未免太大太重^^我得找到自已的一絲責任,這一絲責任才是我獲釋的關鍵!沒錯當時老師失查武斷粗暴,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.但我的責任是停止讓我的反控繼續傷害扭曲自己.因此我是否也會失查武斷粗暴呢?答案當然是肯定的!老師用生命信譽將臉抹黑演出教導我:失查武斷粗暴會讓別人帶來如何感受與深遠的影響,這堂課井蛙尚未畢業,但對於自己不要傷害別人與自己的願力又加重標記,有心無心的傷害是必然也是本然,但我要察覺與避免有意或無意識的跟隨潛意識,去傷害別人來引發自己的自責,而除了我的想法沒人能再度傷害我,凱蒂說:唯有自己有此能耐!而自己虛偽的證據仍待內心答案浮現!讓時間說話!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note.php?saved&¬e_id=10150170004310496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oeasy1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