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同學聚會

他又放老掉牙的重播

媽媽寵壞弟弟

弟媳予取予求

和公公長存心結

 

雖然聚會之前我就提醒自己別提凱蒂

但仍失守...試著用一念之轉引導他...

 

回來這幾天

我查覺到自己的不安

就從我的故事下手檢驗

---先解決---我的問題

 

她的弟媳要的是錢與好處

他要的卻是想左右媽媽的想法

換言之一個是掏口袋

一個卻是更嚴重的掏腦袋!

 

以身教的角度來看

他活生生地演著

媽媽是不對的

公公是不善良的...

 

而這一切

會形成一種海寧格說的家族動力

簡單的說就是會可能會讓孩子不自覺的有樣學樣...

 

簡單的說

他長年不接受媽媽弟弟弟媳的言行

 

但這個我的看法

其實在我而言

是我的投射---

我正在不接受他---

無法接受家人的---事實

 

當我不接受他

卻要他去接受他現在尚無法接受的

又落入了我做不到但他要做到的窠臼

 

因此我失去了自由

同時也是一種對他的不尊重

 

當我不尊重他時

就正在不尊重我自己

 

回想起來

另一位同學對她

以自身經驗溫柔的回饋

真正是我學習尊重的老師

 

凱蒂說

當自以為他人怎樣才是最好時

即使以愛為解口

仍屬一種傲慢!!!

 

當我接受了他

目前因為相信他自己的想法而身不由己時

 

我對他的潛在要求頓然消失

我也重獲自由

並重新從尊重發軔

 

與其擔心

不給予祝福

全站熱搜

soeasy1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