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對談中,明顯的感受到朋友反應來自於井蛙的傷害...

以前我會扮演希望成為的(想像中的完美)那個人,有時用壓抑委屈自己的方式致歉.

經驗告訴我,雖然我算會行動勇於認錯的人,道歉卻不一定能在即時被人接受.

因為人只顧著檢視傷口,卻不容易看到自己情緒與行為背後,未經檢視的信念^^

白話就是只顧療傷,卻看不到自己也是有錯.

而不斷隱忍自己本來就會醞釀別人的大災難,因為想讓每個人滿意最後經常變自己不滿自己.

經驗告訴我零極限中藍博士用的是四句話「荷歐波諾波諾」(Ho’oponopono):「我愛你」「對不起」「請原諒我」「謝謝你」,對別人使用卻仍找不到安心時,對自己用會奏效,因為不滿的是被壓抑的自己.

話說回來,記得在一念之轉看過凱蒂教導的誠心道歉,一翻書就神奇的第一翻就開在148頁^^

凱蒂說:誠心道歉是化解錯誤的良藥,讓我們站在平等,無罪的基礎上重新出發.

凱蒂舉例:若有一個反向思考是我欺騙她...盡你記憶所及,列出你所有謊言,並誠實告訴對方,但絕口不提他對你說過的謊言,那是他的事.你這樣做,只是為了釋放自己.謙卑才是真正安息之處.

雖然井蛙對凱蒂五體投地,但有些她的話仍待時間與機緣內化.最起碼我願意嘗試,但對朋友的誠心道歉,要再拖個一下^^

 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note.php?created&&note_id=10150267159510496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soeasy1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