貝爾納:我們選擇遺忘,忘了我是誰,然後忘了我們的遺忘.

井蛙:防衛機轉中的壓抑就是試圖遺忘...

哈克托勒說的正面迎向紅心

Breny Brown 說的偎緊那令人不舒服的部分

所排斥的正是等待我們學習與面對後擁抱釋放的陰影....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note.php?created&&note_id=10150243900630496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oeasy1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