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kBDJph6AGRQe03eQIH7SQg--/article?mid=44

 作者:施以諾   /   發行日期:2006.05.28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有一個教育態度非常寬鬆的父親,

但從小到大,我卻甚少違背我父親的意思,

關鍵就在他的「同理心」。

怎麼說呢?

我們可以從我念小學時的一片土司麵包說起。

我是個獨生子,

小時候,我驕縱到早餐在吃土司麵包時,

會把土司麵包的「邊」給切掉,只吃中間軟的白麵包部份。

旁人看了覺得實在不好,可怎麼勸我也不聽。

有一次,我父親看我「又」在拿著水果刀切土司的邊了,

他笑了笑,竟說:「喔!這個土司麵包的邊很難吃喔!?」

還在唸小學的我開心地點點頭,心想,終於有人了解我了。

「土司麵包的邊咬起來很硬、很乾,對吧!」

爸爸用帶著點”同仇敵愾”的口氣說著,我聽了更開心了。

這個時候,他忽然丟了一句話:「可是我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」

說完,便若無其事地看著早報。還在唸小學的我不禁好奇地問:

「什麼嚴重的問題?」

爸爸淡淡地說:「如果我是你未來的女朋友的爸爸,

看到你這個男人吃土司不吃邊,

我會覺得你這個男人不能吃苦,

以後就不會把女兒嫁給你了!…

還在唸小學的我一聽…,立時羞得滿臉脹紅,

…眼光掃瞄發現四下沒人注意,

三口併作兩口地把剛切下來土司邊給塞進嘴裡,一口吞掉….。

從那天開始,我完全改掉了那個令許多旁人搖頭的嬌縱習慣,

…就因著我爸那”輕描淡寫”的一句話。

 

就像這則真實的「土司事件」一樣

我們講話如果不要只顧著表達自己的意見、輩份,

而是能多一些同理心,

而是能多顧及聽者的背景、年齡、思想,

抓住聽者所在意的點,用聽者所在意的觀點來切入,

我相信效果會大不同。

一直到今天,當我用上述的原則來與人溝通時,往往都會獲益良多。

由於最初這樣的經驗與體會起源於幼時家庭生活中的一片土司,

所以我笑稱這個令我受益匪淺的身教為「土司理論」。

可不是嗎?

說話能否達到效果的關鍵不全在於您我能講得多有道理,多慷慨激昂,

說話能否達到效果的關鍵在於您我能否掌握住「同理心」的原則,

能否從聽者所在意的點做切入。

soeasy1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